新新小说网 > 邪王轻轻爱:王妃带球跑 >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和解

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和解

小说:邪王轻轻爱:王妃带球跑作者:凤青天字数:0更新时间 : 2019-10-10 05:15:34
真相然和在皇宫时御膳出的事如出一辙,都是植物间的相生相克,单独食用不会致死,而同时出现便会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荣钦坐在桌案前只觉得自己一时疏忽又被那唐风松算计。算计的更是让人猝不及防,谁会想到,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人竟会如此结仇,连带着朝廷与江湖的关系都变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已经郑重其事的道歉,又将解决方式提出,这件事也算是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顾灼华,他倒是不担心。他们二人感同身受,而今荣钦并未觉得何处不适,想必顾灼华也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昆吾大殿中依旧庄严肃穆,缕缕烟雾缓缓飘散,更是恍若仙境。聂江峰拿着手里的请柬面色凝重,看的覃麟也有些担忧,见那信封颜色明黄,又是龙纹,便以为是关于逐羽的事,忍不住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可是逐羽的事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摄政王邀请入宫,想必为的就是逐羽一事。你既是如此关心此事,就和我一道入宫吧,就在明日。不得佩剑,换上弟子服,入宫后切记谨言慎行,若是出了事,为师都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江峰似是随意开口,说完便径直回了后山的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覃麟则是独自一人回到房间内,将他的衣物配饰收集整理,封存在一个箱子中。随后便坐在那箱子旁边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去的痛快,连句话都没留下。当初拜师的时候就属你没心没肺的,想不到师父还就看上你了……你不知道师父有多难过,他还偷偷看了你写的字呢,不过这次他没说写的难看,还好好的收起来了。你从进了昆吾便和我住在一个房间,听不见你的唠叨,倒真是有点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眶发红的瞬间,覃麟便仰头笑了起来,像是想起来先前两人的过往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夜漫长,覃麟几乎没睡,他似乎总能听到逐羽的呼噜声,也下床去看了无数次,才终于确定……他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清晨,他便换好了弟子服去拜见聂江峰,不管这一趟入宫是做什么,总该是可以见到王上的,到时候他一定将刑部尚书有所偏袒的事说出来,还逐羽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聂江峰与覃麟到达宫门口的时候,便见摄政王已经在等候,见了二人后更是一脸歉意,让夜尽将一个装着金叶子的小匣子递过去后,当即便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在是抱歉,王上今日身体不适,怕是见不了您,这才让老臣在此等候。来都来了总不能扫兴而归,庄主不如到我府上坐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上年纪尚轻,想不到如此勤勉。只是身为一国之主自当是该好好保重身子才是,昆吾此次也是备了些山中灵芝,就劳烦王爷转交王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客套几句后便一起来到摄政王府,荣钦早已在院中等候,见到那覃麟后便是脸色一凛,竹枝回来送信的时候便说是这个覃麟出手困住的顾灼华,好在他手上有轻重,并未伤了她,若非如此,他必定好好的教训那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约见,摄政王是主,其他人都是客,荣钦也不好做什么,只得上前和聂江峰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荣钦,官居刑部尚书,此次昆吾弟子之事,实在是晚辈不愿发生,但事已至此,晚辈便只有查出真相。而今,真相已然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知道荣钦有多不愿意和仇家演这一处双簧,但事已至此,在罪人和糊涂人中间,他只能选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才落,唐风松便直接让无归带上来一个死囚,随后便是开口说道:“就是这厮做的,真相如何,你自己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死囚原本就是摄政王私下里抓的人,原本就是死罪,唐风松答应他,只要配合他演一出戏,便可以将她的家人安置好。那死囚自是会同意的,供词也都是无归亲自教的,唐风松听过的,这一出戏,可着实是费了心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饶命啊……小的从前便是个惯偷,偷了不少东西,曾被那个逐羽教训过,心中怨恨,便想着在赛马会上动手,让他出丑。当时准备了两种药,一种是可以让人晕倒的黑色粉末,另一种是毒杀牲畜的白色粉末,用水化开后只是有些浑浊,不会引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覃麟听着这话,双拳紧握几乎就要冲上前去将人暴打一顿,好在有聂江峰伸手挡住。那死囚见覃麟生气,浑身都跟着颤抖起来,继续低声解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我配合的那个小子不知轻重,以证人身份混进刑部,夜晚假意探望,谁知他竟然把药粉搞错了!那小子运气不好,已经被荣大人抓住打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是提前定下的剧本,荣钦知道到了自己接茬的时候,随即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只是审问,谁知那人体弱胆小,用刑中几次晕倒,没能撑过去。而今便只有此人可以交给庄主,您可将此人带回,自行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处双簧可谓是演的天衣无缝,聂江峰也是知道死人不可复生,朝廷更是得罪不起,因此便只是点了点头,深深看向那死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你二人结仇报仇也是因缘际会,我无法干涉,更是无力挽回。罢了,此人便交给刑部处置,我昆吾不会再横加干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事和解,四人便一起坐了下来,只可惜吃的都是些素菜。覃麟未想到竟是如此结果,逐羽竟死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中,而这解决方式,仅仅是一顿饭,一盒金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聂江峰倒是看得开,席间和唐风松聊起不少往事,面上也始终是云淡风轻。直到二人都有些醉意,荣钦才起身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终归是晚辈失察,其他的做不到,但赔一匹马还不成问题。前几日王府中才出生了几匹马驹,晚些时候庄主可以挑选一匹带回昆吾,权当是晚辈的歉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朽已经好些年不选马了,都是门内弟子在操心。麟儿,你不是对马有所偏爱?这样,晚些时候你跟着荣大人走一趟,日后回到昆吾,这小马驹便由你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内容来自

        邪王轻轻爱:王妃带球跑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rhhcenter.com。新新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xinxin001.com